我與張慧 - 优优色影院

6月的天氣就熱的讓人受不了,連空氣中都彌漫著一股讓人燥動的感覺。

  此刻我正坐在駕校的休息室內等著輪流上去練車。此時正是中午駕校里沒幾

個人,除了正在練習車上的小丫頭,就是一中年大叔和我坐在一起。這時,休息

室的門從外面打開,進來一時尚女孩,大約二十三四的樣子,穿著一短牛仔褲,

露著一雙修長的大腿,上身是件黑色的短袖T恤,短發皮膚挺白的。頓時我眼睛

  「呸…流氓」盡管她說話的聲音很小。不過坐在門口的我還是聽見了。

  「不就是有點姿色嘛,長的再好看還不是給男人日的,清高個什麽。不過她

在的還真是漂亮,這雙腿就夠玩一晚上了」我心里暗暗的想著,同時底下眼睛仔

細打量她那一雙修長的大腿。

  這時,車上的小丫頭下來了,我準備上去接手。不過比我跟快的時尚女孩直

徑跑上車了。

  「靠,吖的插隊」我不岔的沖她嚷了幾句,她去彪悍的給了我個中指,頓時

我目瞪口呆的看著她上了車,也只好作罷「算啦,誰叫她是美女,美女優先嘛」

大叔樂呵呵的說道,再說岔的也不是他,他反正是無所謂了「不過她才扭屁股的

姿態不錯,挺誘人的。可惜連名字都不知道」這就是我和她的第一次交鋒第二天

我再去駕校,今天來的比較早,休息室的人比較多,連教練也在。我丟給教練一

顆煙,坐下來慢慢等待。

  沒過多久,昨天的那個時尚女孩又來了。她以屁股做在我對面,頓時看見我,

又是一聲冷哼,不屑的揚起了頭「才肯定又是罵我」我想到這里,于是用色迷迷

的眼光看著她「反正印象也不好了,干脆過過眼瘾也不錯」她今天還是和昨天差

不多的,昨天沒仔細看,今天在近處觀察,不禁又讓我驚豔了幾分,鵝蛋兒臉,

尖尖的下巴,一頭利索的短發,非常俏麗。眼睛不大,但是明亮動人,脖子上帶

著一條精致的項鏈。「應該是她男朋友送的吧」我不禁想到。在看下去,她胸部

不大,大概36的樣子,從領口可以稍微看見一點里面的胸部。她今天穿了一雙

女式拖鞋,前面露出了幾個晶瑩剔透的腳丫子「她的這雙腿可真贊,一點傷痕都

沒有潔白光滑的」我心里想著,不禁多看了幾眼。

  「哼」在我的注視下,她帶不住了借故走了出去,不用說,又插隊了「嘿嘿,

小張對她有興趣啊?」教練抽著我給他的煙一臉淫蕩的對我小聲說道「沒興趣,

太傲了。不對我的路子」的確,這樣的女子可不好上手,我暫時還不想費那個精

神。

  「呵呵,這可不像你的作風喲。不過嘛…」聽見教練話中有話的意思,我頓

時來的興趣。又丟了課煙給他。

  「她叫張慧,家里有點環境,家里在在附近的大洋百貨有家店,平時都在店

里幫忙。托熟人介紹來我這里學車,因爲是熟人,她平時插隊我也看著在,不過

看在熟人的面子上,我也不好發作。你要是有把握降伏她,我倒是能幫你介紹介

紹」不枉我平時好煙好酒的斥候著他,他頓時給我交待了點底。「算啦,太傲的

小姐脾氣可不好伺候呀,再說了她對我的影響也不咋滴,我就不討沒趣了」教練

嘿嘿笑了幾聲沒說什麽就走了「附近的大洋百貨嘛」想到昨天她那一副孤傲的樣

子,在加上昨天所受的那股野火一個一個念頭頓上心頭「吖,強奸她算逑」這幾

天我再沒去駕校了。我的脾氣就是這樣說干就干,每天晚上我都在大洋百貨的員

工通道附近晃悠等她出現。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終于摸清了她下班的時間,而她

回家的路上有一段也比較幽靜,正適合下手。

  這天我躲在一棟大樓里靜靜等待我的目標出現。沒一會她穿著平時上班的O

L制服往我這邊靠近著「不要動,不然殺了你」我快速的跑到她身后,掏出裝備

好的小刀壓在她的脖子上威脅到。另一只手迅速的捂向她的嘴巴。

  她頓時掙扎起來,想逃離。我盯著她的舉動,看她嘴巴張口喊人。我迅速的

用空著的手給了她一嘴巴子。然后將匕首比劃著放在她的眼前。

  一切也就23秒的時間,她還來不及喊人就被我一巴掌打在臉上頓時秧了

「你想干什麽?」她一邊捂著臉,眼里含著淚水的問我「不想干什麽,最近手頭

有點緊,想借點錢花花」不過不準備還的。看著她不敢開口呼救,我頓時心里樂

開了花「我我。給你。你不要傷害我」她用手緊緊捂著胸前的包,生怕我翻悔樣

的我慢慢的靠過去,匕首始終不離開她的眼睛和臉蛋。站到她身后迅速的的捂住

她的嘴巴,防止它明白過來,大聲的呼喊「過來」我控制著她往后面退去。

  「嗚你想干什麽。我诶你錢…嗚不要。救命…救命啊」她這下才明白過來,

不過已經遲了。她不停的掙扎著想離開,還準備大聲的呼救。幸好我比她高大一

點,還捂著她的嘴。我一邊后退,邊用匕首拍拍她的臉蛋,讓她明白現在的狀況。

一邊更用力的捂好她的嘴,不讓她做聲。

  「嗚…嗚嗚呃…」她害怕的哭了出來,眼淚滴在了我的手上,不過我沒去憐

憫她。專心的捂著她的嘴巴往樓道上面走去。這里我先去偵察了的。是個寫字樓

的樓道。布滿了灰塵,平時是沒上面人來的,正好我用來作惡。嘿嘿她看見我越

走越高,更是害怕了,用手甩著手提包想打我,身子不停的扭動,妄想脫離。由

于我站在她的身后,她屁股扭動的時候不停的摩擦著我的雞巴,頓時讓我邪火又

上升了幾分。速戰速決。我加快了腳步,把她帶到了靠近樓頂的地方。

  我借著周圍的燈光往窗外看去,現在我們大概在11- 12層的位子,這樣

即使她喊起來也不怕下面的人聽見。現在大概12點的樣子,這幾層樓里已經沒

有人了。不去樓頂就是怕外面有人看到。

  即使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我也小心翼翼的,像個老手。

  興奮,我把她擠在了牆上,割斷了她皮包的帶子,牢牢的捆住了她的雙手,

在把她栓在了樓梯的扶手上。

  她想反抗,卻被我在屁股和胸脯上打了幾下,她不再動了,我把她翻過身來,

讓她看著我。

  「是你?」她仿佛見鬼了一樣「是我!」我得意的笑了起來「你現在可以呼

救了,不過嘛,聽說奸屍也蠻有趣的。哈哈。」「變態」她又罵了我。不過我現

在不準備跟她計較這些「你你放開我好嗎?我我給你錢…你要多少我我都給你求

求你不要傷害我…嗚。我好怕啊…誰來救救我救救我啊…」這時她又哭了這時,

我再仔細看她,原本精致的臉蛋上落了不少灰塵,又被眼淚沖一塊一塊的,像個

被人抛棄的布娃娃。OL制服上也是的,還被勾破了不少。特別是原本的絲襪現

在更是破破爛爛了,腳上的鞋子也少了一只,光滑的大腿,不少潔白皮膚都露在

外面。

  誘惑,淩辱。我腦中不斷冒出這樣的字眼。而她,原本高高在上的天使,現

在卻匍匐在我面前。我越發的得意了。

  「你那天不是挺傲的嘛?小娘皮,現在怎麽求我啦?你求我啊,你繼續求我,

也許我會放過你嘞」「啊那天。對不起啦…我那天不是故意的你放了我好不好。

我求你…我求你啦。嗚嗚」她現在就像是溺水的人抓住最后一根浮木,終于抛棄

了她以往的矜持。我相信,她以前一定沒有這樣狼狽過。不過我會放過她嘛?答

案肯定是否定的,沒有一個男人會這這時面對這樣的一個可人兒,乖乖的心軟。

  我用左手掐住她的脖子,右手野蠻的伸入她的裙內扯出了她的內褲「喲,還

是性感的黑色內褲喲。我聞聞恩…真香。還帶骨B的騷味喲」我一臉的淫笑「嗚

嗚不要。不要這樣」她被我掐的連話都快說不出來了。臉憋的通紅。也不知道是

被憋的還是被我輸偶的不好意思。

  我拌開她的嘴巴,強行把內褲塞到她的嘴里。她不依,使勁的掙扎起來。奈

何手現在被我綁,怎麽也掙脫不了。

  趁我不注意,她把內褲吐了出來「不要不要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我見

此,不耐煩的甩了兩巴掌再她臉上「再喊!小心我給你肚子上來一刀子。奸屍勞

資一樣搞」我恐嚇著。還拾起地上的匕首放入她的制服內,緊貼著她的肚子。

  「你再吐出來試試!你看我敢不敢給你捅一刀子」說完我還是把內褲塞進了

她的嘴里。

  小小的內褲根本塞不住她的嘴巴,我這樣做只不過是希望她不要再喊叫了,

畢竟要是真的來人了,我也麻煩了她聽完我的話,果然不過在亂動,也不敢吐出

嘴巴里的內褲,只不過眼淚流的更凶了。

  我見差不多了,就開始享受我的戰利品了。我解開她的上衣,然后用鋒利的

匕首挑斷她的胸罩,頓時整個胸部就都顯露出來了,那小巧的奶頭正驕傲的挺硬

著,也不知道是否是她皮膚比較白皙的原因,乳頭的顔色比較淺,乳暈也比我以

前所見過的都小的多。我雙掌伸出,剛好將兩個乳房滿滿的握住,揉起來的感覺

十分舒服,我用掌心輕磨著奶頭「我才見你的內褲,就知道你是個淫蕩的女孩了,

想不到你的胸罩也和你內褲是一樣款式的。穿這麽性感做什麽?是準備誘惑你男

朋友還是準備誘惑我?」我一邊揉捏著她的胸部一邊用淫蕩的話語奚落的著「嗚

嗚」她現在不敢把嘴巴里的內褲吐出來。只能扭動著腰身,妄想做著最后的抵抗。

  我跨坐在她的肚子上,讓她不能繼續扭動。一只手繼續揉捏著她的乳房,另

只手往下伸入她的大腿內側。我挽起她的短裙,她的絲襪在我先前扯出她的內褲

的時候早已撕爛。兩條白汪汪的大腿現在赤裸的出現在我眼前。只見她的陰毛被

整齊的修理過,兩邊都刮的干淨的,只有在小B的上面留著一條大概1公分寬8

公分長的「綠化帶」見了眼前的景色,我的雞巴不覺的又硬了幾分「不錯嘛,你

還蠻有情趣的。又是穿黑絲內衣,又是修剪陰毛。是你男朋友幫你剪的嘛?或者

是我們淫蕩女孩自己修剪的?」此時,自己最隱私的部位暴露在一個陌生人的眼

前,還被他知曉了自己最羞恥的秘密。張慧盡管喊不出來,不過喉嚨里還是發出

了嗚嗚的聲音。既而哭的更厲害了我見她又有反抗的意圖,抽出右手使勁的往她

屁股上拍去「動毛啊,搞煩了老子,老子給你玩個SM 欠操的娘麽」也不知道

這下是否打疼了她,她不在動彈,不過身體卻微微的顫抖起來。明顯是害怕極了。

  我打完她的屁股,右手並沒有急著拿開。她的屁股沒有我想象中的那樣大,

不過挺結實的感覺。又在她屁股上輕輕的拍打了兩下。體會了下那細膩的感覺。

  見我不在有動作,她揚起頭來看我在做什麽,是不是又在想什麽心思整治她。

我望著她那楚楚可憐的表情還有,還有那淚汪汪的大眼睛。不覺的得意起來。

  我用雙手接住她的乳房,在軟肉上輕輕的、有節奏的揉著,還以掌心將乳頭

不停的劃圓,那乳頭很快的就脹硬起來,突出在肉球的頂端。本來挺拔的乳房現

在更是堅硬起來。

  我低下頭來,看見她的乳頭像小葡萄一樣大小,圓圓小巧的乳暈,于是張嘴

含住了一顆,輕啜起來。還不停的用齒尖和舌尖對乳頭又咬又逗,過一會兒,我

又換過另外一顆如法泡制,吃得她有氣無力,躺在低上直喘個不停。喉嚨里不斷

的發出赫赫的喘息聲。

  我空出一只手來,往她的下體摸索著。肉縫中已有一點淫水,陰核微微的露

出頂端出來「真是淫蕩的女孩,這樣都能濕」我不禁想到。對她更是看低了幾分。

  這時,她早已不在看我。緊閉著眼睛,鼓著腮幫子,估計在哪里咬牙切齒的

罵著我。我也不去理會她現在在想什麽,時間不多了,我的加把勁了。

  我放松了對她乳房的侵襲,著重進攻著她的小穴。我將一根中指緩緩的伸入

她的B里「靠,夾的還真緊!要不是她先前的表現,我還以爲她是處女嘞」找我

的中指在泥濘中艱難的入侵著。穿過大陰唇,越過小陰唇。好不容易在里面找到

一個根據地。

  「你是處女?」我對她小穴的松緊度有點懷疑,畢竟壞事不能做絕。

  她微微的仰起頭來看了我一眼,又馬上閉上了眼睛。帶點怨恨,不過也沒像

先前那樣強烈掙扎著。

  「恩,多刺激她一下,讓她多流點水,等下干的時候也方便點」我想到這里,

中指又繼續往前探索傳說中的G點,同時,用食指和拇指撚著她的淫豆豆。她那

里本來就有水份,這下算是完全失守了,從小穴里流出的水更多了。中指也更加

容易往里伸了。

  突然她發出一聲噢的聲響。不過被嘴巴里的內褲壓制著,聲音不大,要不是

現在這里很安靜,我根本就覺出不到。我原以爲她不會有反應,不過她現在既然

開始體會到下體傳來的快感,我也就更加大膽的施爲了。

  我繼續蹂躏著她的乳房,不過開始加大力度,粗暴的把她充滿彈性的乳房揉

捏成各種形狀。另只手一邊用手指對她的陰核百般撩撥,一邊迅速的用中指抽插

著。不一會,她的淫水越流越多,順著屁股流到了地上。

  只見這時她的腰肢突然一挺,把我摔落到旁邊,她嘴巴里發出一聲「啊」的

呐喊。便是高潮了。我的手早就離開了她的小穴,她的小穴這時還在一張一合的

顫動著,里面繼續緩緩的流出著淫水。

  而她的大腿根附近更是一片狼藉。

  「可惜了,才要不是她那聲大喊把我嚇住了,我應該就能看見她潮噴的樣子,

這是多麽難得啊。」我暗暗后悔。

  這時她已經不再緊閉雙眼,不過卻是用一付迷茫的樣子忘著我。「感情她現

在迷糊了,管她嘞,趕快干完走人,免得夜長夢多」想到這里,我掏出早就腫脹

不堪的雞巴對住了她的陰戶。

  這時他已經清醒過來,看著我的舉動「不要求求你不要這樣」原來她嘴巴里

的東西才不經意的掉落,現在可以說話了。

  我把她兩條腿抗起來放在肩膀上。親吻了一下她大腿內側的,讓她又是一陣

顫抖「不要那樣?是這樣」我用雞巴挑起她的小豆豆,又往里面伸進去一點點。

  「不要,不要碰那里」剛才高潮的余韻未消,她現在全身都泛起一陣紅潮。

  我舔了下她腿上的淫水,有股少女的檀香味。繼續把雞巴往里面伸「恩,那

是這樣?」我整個龜頭都伸到了里面,把陰戶撐開,好緊。

  這下她的臉都泛起了紅潮「不要,不要放進去啊。求求你放過我吧。我受不

了了」這時她全身都顫抖了起來,淚水又一次流了出來。

  「媽逼的老子也受不了了」說著,我暴戾的往里面一插。「好緊」我感覺我

的雞巴就像進了一個絞肉機里,她逼里的嫩肉一圈圈的咬住了我的雞巴,一絲空

間都沒有「還好才讓她流了那麽多水,不然這下連進都進不去,才是丟臉了」

「啊…啊啊…哦」這時她卻說不出話來了,本來高潮過了一次,陰蒂變得敏感異

常,這下猛插進去讓她本來就不甚清醒的腦袋有開始迷糊了。

  我現在卻是顧不了那麽多了,微微的擡起她的屁股,然后雙手掐住她的兩個

大奶子,下體使勁的抽插起來。也許是受了強奸的快感,我覺得我的雞巴比以前

大了許多,在加撒謊那個她的小穴夾的我好緊。「好爽」有種暴戾的因子在我體

內爆發了「干,干死她。抽她,干她,日死她」我咬著牙齒玩命的抽插起來「嗯

嗯哦哦…」「嗯啊…啊插得太深了嗯嗯…我太要壞啦啊呀啊呀…」她發出無意義

的呻吟聲啊天哪…不啊…我已經到了啊你怎麽別別再弄我哦…哦……不要了啊天

哪我真的受不了了…了…啊…你太深哦……我啊…又…又要來了…別…停……停

插穿我啊來了來了啊啊。你…啊…停啊「

  她那軟軟的抗議卻讓我更加火上澆油,我捏住她胸前的軟肉,又是一陣往死

里的抽插,她的淫水流的更凶了啊呀你輕一點。喔喔……嗯……啊你慢點啊停下

啊…要去了…哦哦「這時她死活咬住牙齒不在做聲了,不過身體卻顫抖的更加厲

害了。

  我知道她又快丟了。于是我不再管什麽,玩命的往死里頂去。

  「啊呦。嗯……唔」我的雞巴被她死勁的夾著,兩個睾丸不停的拍打這她的

屁股,她的淫水就像是開了水龍頭樣流出來,濺的我下體到處都是。

  這時我親住她的大腿,她以哆嗦,兩條小退把我脖子死死的夾住了,淫穴里

更是夾緊了幾分,我知道她快了,不過我下面也是傳來一陣尿意「啊啊不要插那

里…哎呀……哎呀…要飛了…要飛了…丟了啊…啊……」張慧泄了,我喊得心旌

動搖,跟著馬上就也噴出陽精了,我飛快的掏出雞巴,塞進她的嘴巴里,龜頭冒

出一股白漿,只往她喉嚨里灌。

  「嗚……嗚…咳咳…咳」她本來一動不動的,這下被我灌進嘴巴里的精液嗆

的眼淚鼻子都流了出來。

  我不管她,吧雞巴繼續往她喉嚨里壓,手也是一陣套動。直到吧所有的精液

都灌進了她的喉嚨里,才滿足的掏這雞巴甩了甩,起身。

  這時她已進被嗆的暈倒過去了。望著她那布滿紅暈的身體,我內心一陣激動

「這口白羊,還是被我吃到了。嘿嘿。黑」玩完了卻是要收尾了。我拿出手機不

停的拍照,特別是她那紅潤的臉蛋和還在潤潤流著淫水的騷B「真爽」我一邊照

相,一邊撫摸著她的身體。在經過她下體的時候還不時用手指去扣挖一番,貌似

她又流了不少淫水「真是太淫蕩了,想不到她高傲的外表下,有這麽一副淫蕩的

身體」這時我才發現她身上被我掐的青一塊紫一塊的,長時間捆綁的手腕都有不

少地方磨出了水泡。突然,我看見她的眼睛動了下不過始終沒睜開。

  我嘿嘿的壞笑著,用手又去挖著她的淫穴「我知道你醒了,不用裝了,小心

我再干你一次!」這時她才慌張的張開了雙眼,憤然的看著我「放開我,這事就

這樣完了,你走吧,我不會說出去的」「嘿嘿」我淫笑著,抽出在她小穴里的手

指往她潔白的肚皮上搽了搽「是啊,我走,然后你報警抓我,你當我和你i一樣

傻啊,不過嘛…」我仰了下手里的手機這下她是真的慌了,嘴巴一癟又哭了出來

「嗚…嗚嗚…你到底要怎麽樣…我都不知道怎麽得罪你的…你現在都把我強奸了。

你還想怎麽樣?」「這小妞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狀況」我心里想到這里,不覺的撇

下下嘴。

  「其實你就算報警我也不怕,我這里有你不少照片喲。而且…」「而且什麽」

說到這里她也不禁呆住了,生怕還有什麽把柄在我手上「才我都把精液喂到了你

嘴里,沒有直接的證據,就算是警察抓到我也沒法證明我做過什麽」說玩我哈哈

的大笑起來了,這是以前的一個前輩教我的這時她才想起來,不由的一陣惡心,

干嘔起來我慢慢的向他靠近「不要過來,你還想怎麽樣。放過我啦。」我見我走

來,心里又是一陣驚慌。

  「沒什麽,既然我們是搶劫,額,搶劫。我總的做點樣子」我走過去翻起她

的背包,除了一些女孩子零碎的物品,我把她錢包手機身份證什麽一古老全部都

拿走了「瞧我對你多好,搶完還給你留下車費,反正也不用我花錢。哈哈」我在

她的錢包里抽出一張鈔票丟在了她聲旁。順便沒收了她的內褲和胸罩。

  這時她也不再敢反抗什麽了,最后我還是解開了她,畢竟是把她給睡了,我

也不願意我走后她出什麽事。

  「再見了,真空妹妹。哈哈」說完我得意的離開。

  ……「張慧XX年XX月」看著手里的這張身份證,我不禁想到了她那潔白

路過看看。。。推一下。。。

太棒了

推!是為了讓你分享更多

真是生我者父母,知我者樓主呀!

我覺得是註冊對了

太棒了

路過看看。。。推一下。。。

路過試閱與期待

這麼好的帖 不推對不起自己阿

我想我是一天也不能離開

我覺得原PO說的真是有道理

我一天不上就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