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帐之熟女遭遇记作者xindongfang - 优优色影院

因为长相问题,也加上不太喜欢热闹,同事和朋友对我评价很「高」,说我是放心男人。虽然有了这个称号,却并不妨碍我坐在电脑前流览春光,走在大街上看美女。 放心和闷骚原本就是一回事,就像我喜欢看女人的背影,我始终认为美丽性感的背影才是最好的视觉冲击,如果不甘心的一定要去一睹芳容,多半会扫兴而归。 外人看来我不那麽好色,其实他们不知道,我是闷骚!说的土一点,叫有色心没色胆,用句时髦的话,那叫yy。 闷骚是一种境界,然而我却修行不够,说白了,就是意志不够坚定。发现自己的缺点是一件好事,因此,纪念一下。文采不好,写成了流水帐,各位看官轻点砸。 看完球赛,已经是周一淩晨5点,上午还有些重要的文件要交回公司,於是我不打算再睡,我这人对床有种特殊的情结,贴上去就不想离开。 因为这个情结,大学期间我还背了个记过处分,同学们都亲切的尊称我为『教父』,当然,是睡觉的觉。 昨天晚上室友见我看球赛,临睡前说让我早上七点叫他,室友太了解我了,从他充满信任的眼神里,我还读出了一句话:「小子,看完球赛就别睡了,睡过头你就死定了。」我一直很欣赏室友的风度,连批评都是那麽的委婉。 整理材料到7点,室友的闹钟响了,出去礼节性的叫他起床,我知道他已经起床了,但叫不叫是态度问题,否则对不起他的信任了。 十五分钟不到,室友就出门了,我很诧异今天室友的速度。接下来是我的固定流程:洗漱、冲个热水澡、整理好东西然後下楼,今天早餐多加了一罐红牛。 我决定去总站坐公交,这样就算抢不到座位,也能占据一个有利地形。 这里解释一下,我住的地方是个大型住宅区,虽然楼下是公交出站後的第一站,但上车已经只能用挤了,住这里一年多,早上上班我还从未坐过座位。的士就更别奢望了,半小时能拦上一辆那叫运气。 恰恰我的运气来了,一个长着胡须的天使缓缓的把车停在了我的身边!!! 当然,如果运气只是那麽一个小惊喜的话,就不是那麽完美了。 我关好车门,刚好看到一个背影性感的女人一路小跑去公车站,脑子竟然冒出了阿q式的快感。相比以前和男男女女们拥挤在公车上接触摩擦的兴奋,今天的感觉更让我心情大好。 就在的哥问我去哪的一瞬间,我的敏锐,让我经历了一场更大的惊喜。 车子前方十米的水果店门口,一个熟女正扬手。在确定身後并没有空车之後,我用0。01秒的时间做了一个英明的决定,「司机,麻烦往前一点去那个招手的女士那。」 我发誓,我当时的动机很纯洁,我只是想帮人一个忙而已。很巧,我们在一个楼里上班。 路上很安静,我并没有刻意去注意她以便好好yy一番,很平常的套装,很平常的面孔和淡妆,我只是惬意的享受着armani的味道。 下车的时候,我特意等她走远了才下车。我很满意自己的这个举动,办公室里的八卦我是见识过的。但我并不知道,正是这个举动,让那个熟女注意上了我(当然,这是後话,就不多说了)。 红牛并不能支撑我整个上午,11点,我申请了一个外勤,准备回去好好睡上一觉。闭上眼睛思考着中午的伙食,电梯清脆的铃声伴随着一个很甜的声音: 「曹经理慢走!」 我又感觉到了熟悉的armani的味道。我睁开眼睛,除了相互点头,还是很安静。我喜欢安静的感觉,很惬意,让人有无限的遐想空间,或许她也喜欢。 我开始注意她,个子不算高,一米六的样子,头发盘成一个大发髻,皮肤看起来很嫩很白皙,臀部还算丰满,胸部就不敢下评论了,套装的包裹下,总是那麽的不真实。如果不是颈纹扫了兴致,我想我会疯狂的yy一番。 快出大楼门口,让我很惊讶,她竟然打破了沉默。凭我的判断,这个熟女应该是个很高傲的女人,至少早上上车的时候面孔都是冷冰冰的。 「今天谢谢你了,差点赶不上会议了。」 「哦,您太客气了,力所能及的小事。」当时有点困,所以对熟女的道谢并不是那麽有兴趣。 「我的车昨天晚上停在这里没时间过来取,所以早上有点狼狈。」熟女的话证实了我的判断,这是个高傲的女人,她正在努力地向我解释今天早上的事情。 我知道,这是高傲女人的通病,她们不习惯帮助别人,同样也不习惯别人的帮助,她们把一切眼前的正常事物都报以鄙视的眼光,用冷漠把自己包裹起来,看上去有点遥不可及。其实她是不太愿意承认我的帮助,但她的身份逼迫她要向我道谢,所以她一段长长的解释让我更加昏昏欲睡。 天知道我那位神一般的室友对我的影响力到底有多大,我记得他说过,越是高傲的女人,心理越脆弱,你要是能抓住她的心理,她就会对你俯首称臣,简单的方法就是以傲制傲。 「其实你不必感谢我,无论早上那个站在水果店门口的人是谁,我都会让他上车的。」 或许她没想到我会这麽说,我强烈的感觉到她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就在她不知道如何开口的时候,我继续说:「如果你真的想谢谢我,那就麻烦你开车送我回家如何,昨天熬了个通宵,站着都能睡着了。」不知道怎麽来形容熟女当时的表情,沉默了几秒钟,她笑了笑,开口说: 「好吧。」笑容有点奇怪,很僵硬。 很新的赛威,我梦想的车型。不过,像她这种女性很少有开这个车的,让我的好奇心开始蠢动,难道……莫非……(省略一段马赛克),让我睡意全无。 「你住哪?」声音还是很冷。 「明知故问!」 …… 沉默,沉默让我有点心虚了,室友虽然告诉了我对付这种女人的秘诀,但他也同时警告我,一旦失败,下场是很惨烈的。 我乾脆开始装睡,反正我也告诉她我昨晚通宵了,很好的理由。因为神一样的室友让我对他的话总是深信不疑,我已经决定放弃对这个熟女的任何想法了。 然而我失算了,我真的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发现车停在地下停车场,熟女已经不知去向,欧卖糕的,我确认自己被困在车里了。 看看表,十点二十,手机上5个未接来电。一一回完电话,我开始紧张。灯光并不昏暗,却阻挡不住我背脊的凉意,第一次感觉到停车场是如此的可怕,我开始胡思乱想,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我再一次想到了我的室友,那个神一样的男人。我准备打电话向他求助。我坚信,一部分有宗教信仰的人之所以变成无神论者,绝对是因为神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从来就没出现过。神关机了! 我几近崩溃,自尊和羞耻心阻止我向进来停车的人发出求助,也让我放弃了给别人打电话的想法。自作孽不可活啊,我一边诅咒那位熟女的恶毒,一边又期望她能宛如神仙姐姐般突然出现在我面前。 …… 时间已经是十一点整,我开始进行反思,反思今天的经历。难道是报应?我承认我在上车的那一瞬间是有那麽一点龌龊,但我努力地为自己辩解:yy一下,至於麽?或许我放弃对熟女的想法才是真正的错误,就算碰了灰,也不至於落魄到被锁在停车场那麽无助,天杀的。 我决定自救。爬到前排,疯狂的寻找一切能够让我摆脱这该死的凯迪拉克的东西,一无所获。这女人也太绝了一点! 在我恶狠狠的吐了一句国骂之後,决定投降了,我试着接受现在的局面,大丈夫,能屈能伸嘛!为了缓解情绪,我特意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向父母报个平安,虽然被困,好歹无生命之忧。 肚子偏偏这个时候开始不争气了,万恶的奸商,早上的那碗10块的桂林米粉绝对份量不足,饥饿让我开始讨厌那个有点姿色、身材丰腴的老板娘。从明天开始,不去那家店吃早餐! 拿出手机,用5秒钟一个字的速度翻阅手机报。漫漫长夜,无心睡眠,晶晶姑娘她睡着了麽? 不管各位看官如何不待见马克思,我可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根据辩证主义的观点,看待事情要一分为二,手机没电并不完全是坏事,至少今天晚上是如此。 我打开提包拿电池的一刻,我惊喜的发现了一张彩票!一张上面写了一个电话号码的彩票!!想像着那个可恶的熟女故意不叫醒我,把我扔在停车场,而又良心发现,给我留下这麽一张字条!童心未泯?还是故意刁难?我已经考虑不了那麽多,照着号码打了过去。 「您好,请问哪位?」 听到熟女的声音,我努力的压抑住自己的恼怒,准备好的台词已经抛到脑後,面对这个让我备受屈辱的女人,我已经顾不上什麽风度、形象之类,可能,在她眼里,我根本就没有。我承认自己有时候很下贱。 「车子很不错,可惜我肚子饿了,没兴致欣赏。」「是吗?」电话里传来一声冷笑。 「嘟……嘟……嘟……」 我靠!听的出来,高傲女人觉得自己胜利时的心态。此时此刻,我想到了杨六侠,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所谓恶从胆边生,tmd,等她下来,老子要用最快的速度把她塞进车里,扒了她的衣服,然後xxxxxxxx。 我闭着眼睛yy着一个猥琐的情节,这至少让我得到了心理上的平衡。苦中作乐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可见,养成良好的yy心态是多麽的重要。 天籁之音!清脆的声响把我推向了yy的高潮,我虎躯一震,醒了!梦想和现实的差距不是一点点,环顾四周,依然不见人影,一阵失落。 我拿上提包,打开车门,落荒而逃…… 花了5分钟才找到电梯门,饥饿迫使我极度想念那个丰腴的老板娘(她的店是24小时的),人性就是很奇怪,刚刚我还咒駡她来着。 去她店里吃东西是次要的,关键是老板娘喜欢和我调情。「其实男人更需要关怀」,我记得是一个什麽衣服的广告,太tmd有才了,说到我心坎里去了。 电梯到了一楼大厅,我一眼就看到了对面,太熟悉了,我住的那栋楼。靠,原来就住对面啊。这个庭院的楼都是一样的设计,三面玻璃的巨大门厅,左边一个保安台,右边一套沙发。 我像一个受了伤的孩子,已经顾不得意淫那位熟女的任何问题,走出了电梯。 刚走两步,习惯性地看了看左右,我的妈哟,胃痉挛了!那位熟女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装,正坐在沙发上盯着我,眼里尽是不屑! 我不敢和她对视太长的时间,男人的自尊迫使我转身向她走去。我猜这女人坐在这里目的肯定不是单单来嘲笑我的。 漫长的四米距离,几乎停滞的时间,我的大脑飞快的运转,脑海里闪现了几种应付的策略,就算我接到自己工作以来最大的单子,做可行性分析的时候都没这麽认真的考过。 1。装无辜,取得她的同情和自责?高傲的女人不会轻易表现出骨子里的温柔,接下来就会让我自己陷入被动,不行! 2。装深沉,面对这麽一个人,能装的过她麽?只能显得自己心虚,也不行! 3。装愤怒,万一人家真的有其他目的呢,煞了风景,追悔莫及,哢掉! 4。装傻?还是算了,装傻就真的成傻子了!!! 各位看官,要是您,您会如何行动呢? 非人的工作让我深知,当一个不像机会的机会摆在你的面前,无论你心情是多麽的糟糕,一定要鼓起精神,认真思考,慎重决定!好运气不会光顾没有准备的人这话一点没错。 好在长期的yy生涯造就了我一个灵活的脑子,我决定无辜与愤怒并重,深沉和卖傻齐飞…… 我板着脸走到她的跟前,恶狠狠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咬着牙说:「感谢你舒适的车後座!」 她撇了撇嘴,冷冷的道:「新车,很多人都这麽说。」「你是个好人。」 「噢?」 我的直觉告诉我,她对我愤怒下的评价有些意外,愤怒是不能再装了,改深沉。 「那张字条告诉我的。」 「我开始并不想那样,可我叫不醒你。」 我抬头看了看四周,月色还算不错,保安在不远处的花园横椅上抽烟。我在努力寻找一个合适的切入点,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因为我感觉她的语气有点松动,我相信这是夜色的作用。 不知道那位高人说过:想赢得女人,首先你得有钱,如果你没钱,你得长的帅;如果你没钱又长的不帅,那麽你得幽默:如果你前三项都没有,那你就老老实实的吧。所以我得憋着吃奶的劲,尽量说的幽默些,当然还要顺着她的意思,这才是最重要的。 「我相信你的好意,可惜不够完美。」 「什麽意思?」 「我本以为在字条下面还会有面包和水。」 她的表情开始不那麽僵硬了。 「如果有呢?」 我没想到她会冒出这麽愚蠢的问题,有了面包和水不就完美了麽。但这个问题给了我一个契机。 「如果有的话,那我就欠你的了。」 「切~我不在乎这个。」 「麻烦你别想的太远,一码归一码。我的意思是我吃了你的面包和水,下次我会还你同样牌子的面包和水。」 我估计她真的是想远了,想到我会请她去烛光晚餐什麽的,也不想想咱是什麽人,不见鬼子不拉弦,咱有那麽盲目的冒进麽? 正是她的误会,我这句平淡无奇的话,竟然取得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我继续说的一句话,让她脸上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想哪儿去了,就算你请我吃大餐,我的报答也是面包和水。」她一时不知道该说什麽好,许久,她轻轻的叹了口气,轻的只能从她微张的嘴唇上猜出来。 此举顿时让我处於一种莫名的悲伤,不由得仔细打量起她来。 脸孔并不出色,唯一让我心动的是她的唇,涂了润唇膏,很饱满,上嘴唇微微向上翘,借着灯光,撩拨着夜色。 她侧了侧身,用几乎讥讽的语气道:「面包?男人都这样吗?」「男人也有两种吧,一种是他只有一个面包,给你了;还有一种是他有很多面包,只给了你一个。」 「哈哈哈~」 一种刺耳的笑声,空气里全是嘲讽的味道。 我靠,砸了!成也面包,败也面包! 我一时语塞。 见我良久不出声,她起身,瞟了我一眼,缓缓的从我身边走过。我心里一惊,妈的,好好的气氛让老子搞的这麽伤感,看来还是没戏了。 她最後的那个白眼,让我有点气急败坏 我回过头,看着她的背影,憋出两个字:「站――住!」我真的愤怒了,不是装的。只不过原因是我自己。 愤怒归愤怒,脑子还是要清醒。我快步走到打开的电梯前,用力的按着上行键。 在她诧异的目光下,我说了一段我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的话。 「我不管你的男人给你带来了什麽样的伤害,但是我麻烦你摆好心态。善待别人才能善待自己。你可以讽刺男人,但不能不尊重,伤害你的男人只有一个。 你可以装高傲,但这不能解决问题,这麽装下去,到老了,你都只是一个怨妇! 还白领呢,傻姑都知道如何自己找乐子。」 我打肿脸充胖子,坚持着和她对视…… 她似乎被我的话激怒了,呼吸有点急促,双颊微红。 我顿了顿,换了个柔和的语气,继续说:「生活本来很简单,何必掩饰呢? 坦白的说,我喜欢你的气质,喜欢那款armani基调的味道,所以我才想坐你的车,我甚至想过与你的激情,在下午睡着的时候。」「坦诚不是件丢人的事,好了,我说完了,你可以回去了。」我绝对是故意的!但我真的没想到就此被桃花砸中。其实我已经打算去找那个米粉姐姐了。 人至贱,则无敌,千古名言! 她终於败阵下来,有点惶恐地问我:「你饿吗?」「饿。」 「上去吃点东西吧?」 「面包和水?」 「呵~」 精致而充满情调的女人! 一进门,家里的装饰给我的第一印象。原来熟女姐姐也闷骚噢。 但凡很小资的女人,都是浪漫的完美主义者,这种女人很麻烦,稍有闪失,後果将是不可挽回的。但咱不惧,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麽? 我老老实实的坐在了沙发上,暗暗告诫自己:小心行事,谨慎出手! 「想吃点什麽?」 「人都上来了,还能发表意见麽?就算你把我这样晾着,我也认了。」「呵呵,那就我做主啦!」 看的出来她心情好了很多,竟然笑了。 各位看官,当你看到一个笑起来还有酒窝的熟女会是什麽样的感觉? 成熟中带着可爱,知性中不乏诱惑,我下体一酥,脑袋一阵嗡嗡作响。 …… 我坐在吧台小心的吃着东西,她坐在对面,眼睛盯着盘子,若有所思。微弱的水晶灯折射出来一种飘渺的亮色,一股充满诱惑力的女人气息,让我有点心猿意马。 我望着她,轻轻的咳了一声。 她睫毛一颤,抬头望着我,四目相对。不同以往,我分明看到了她眼眸里的无助和不安 「噢,不好意思,你吃完了吗?」 「嗯,谢谢你的晚餐。」 「你先坐一下……」 欲言又止。此时此刻,我已经完全想好自己该怎样做了……我站在厨房门口,望着洗碟的她。 「我想我可以做一个忠实的听众,如果你需要的话。」她没有抬头,也没有说话。 「不过,借用一下你的副浴室,不然,十秒钟之後,我会倒在你家地板上。」…… 咚。咚……咚…… 「我拿了毛巾,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还有一套睡衣!」「还是穿睡衣吧,你也不愿意对着一个满身汗臭的男人说话的吧。」这个受伤的女人还是很体贴很怀旧的嘛,那个男人的睡衣还留着呢。回想起和女友分手後的第三天,我打电话说去她那取回我的衣物,她说,来吧,都帮你打包好了,在楼下垃圾堆。我靠,同样是女人,差距哪就那麽大呢? 我躲在门後,打开门准备伸手接东西,突然,一个意想不到的场景出现了。 门开的方向是一整面镜子!我俩尴尬的大眼瞪小眼!她的脸唰的一下子绯红,飞快的把东西放在我手上,用力的把门一关。 说我会热血沸腾那是假的,出师不利,自己先赔上了一段裸体欣赏。心里那个寒。 …… 水晶灯、芝华士、一个幽怨无助的女人、一个心怀意乱的男人从夫妻感情到事业压力,她对自己进行了长达1个多小时的心理摧残,泪流满面。 我看时间差不多了,况且我是个好人,於是决定把她从痛苦的漩涡里拯救出来! 「别再折磨自己了,你不是一个坚强的女人,承受不了那麽多的委屈。」四两拨千斤……她终於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哇~的一声抱着我痛哭。 我知道,此时的她需要一个强有力的拥抱。 柔弱地靠在肩头哭泣的女人,隔着衣服都能感觉到弹性的皮肤,重重的抽泣声就在耳边一直撩拨着我的神经,真的忍不住了。 许久,等她的哽咽声渐渐平缓,我轻轻的捧起她的脸,她的眼睛变得无比的柔和,缓缓的,我吻了她的双唇,湿湿的,暖暖的。 「pia~」 一个清脆的耳光,我猛然惊醒。她又回到了以往,眼睛透着一股寒气,双手用力的把我向门口推搡。 「出去,给我滚出去!」 我幡然醒悟,她发泄完了,已经不需要我了!我就像股民突然发现上证指数跌破3000,後悔没有在6000出手时一样的懊悔,妈的,出手晚了! 丫的,又来跟我装纸老虎?酒精的作用下,我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和判断力。 我怒火中烧,抓住她的双手,从正面反剪在背後,紧紧的压在她的臀部,使她整个身体我和贴在一起,一个柔软的尤物! 整个脸迅速用力地贴在她的脖子上。我的鼻子贴着肌肤,在她的左边脸颊和脖子之间游走,光滑,细嫩,充满弹性。 她极力反抗,一边闪躲,一边说:「松开,……别碰我……松开,你听见没有……」 不停扭动的身体,几乎愤怒的言语,混合着她的体香,就犹如一支催化剂,让我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我一只手抓住她的双手,一只手穿过她两腿之间,手掌托住臀部(各位狼友,不知你们有没有感觉,这种姿势比传统的抱双腿更省力,而且她不好反抗),举起她,狠狠的砸向沙发 巨大的冲击力让她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呻吟,我已经顾不得太多了,身体坐在她的双腿上,左手依然抓住她的双手,右手一把掀开她的衣服……天啊!一幅怎样美丽的画面? 微弱的灯光下,两点熟透的草莓红,点缀在雪白的乳房上,随着起伏的胸膛在我眼前肆意的跳跃,挑衅着我的忍耐力。 面对如此诱惑,如果你能抵挡,说明你是个好男人;如果抵挡不住也没关系,说明你曾经是个好男人…… 我饥渴的吸吮着已经发硬的乳头,乳房在我的手心里不停的变换着形状,舌尖如毒蛇般脱离了我的控制,在她的身体上留下一道道贪婪的痕迹……我放纵的享受着这能带给我亢奋和刺激的一切,抵抗的强度在我没有丝毫美感和意境的动作下渐渐变弱。 她开始痛苦的呻吟,但这对我来说,无疑是激情的旋律,只能让我更加疯狂…… 右手慢慢的滑向更加神秘和刺激的地方。 杂乱的丛林让我更加的兴奋,面对她两腿紧闭,我的手指粗暴的闯入了幽谷圣地。两片花瓣潮热的感觉让我的小弟愈发膨胀的厉害。 她猛的挣脱一只手,紧紧地抓住我的右手,用近乎哀求的声音道:「不要……不要这样……真的……不要……」 听得出来,紧张,无助,惶恐,但绝对不是拒绝! 这让我欣喜若狂,手指毫无禁忌的在她的柔软的玉径上用力一按。 「啊~~~」 一个很明显的颤动,她紧绷的身体立刻瘫软了下来,我认为,她投降了! 银色的月光洒满了半个客厅,如此的夜色下,你会安逸的静下心来思考吗? 反正我没有! 舌尖轻轻的挑逗着殷红欲滴的乳头,右手不慢慢地在柔软的肉唇间滑动,慢慢的,指尖感觉到了一丝粘稠。我耐着性子,不停地拨弄和抚慰,直到手指粘满了欲望的液体。 她的呼吸声越来越重,嘴里不停的呢喃着什麽。是时候了……我放开她,双手迅速的脱去睡衣。 一股猛烈的冲击让我顿时天旋地转,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狼狈的坐在了客厅的地板上,我中了她的兔子蹬鹰! 她放下被我推至胸前的衣服,整了整裤子,正色道:「够了……你是个聪明人,到此为止,你想让我大喊或者报警麽?」 什麽话!我只能说她此番出口,既践踏了我的激情,更侮辱了我的智商! 我一个箭步冲过去,双手抱腰,把她摁趴在沙发宽大的扶手上。我彻底怒了,剩下的只有兽性! 一手按着她,一手粗暴的退下她的裤子,一个丰满的臀部呈现在我眼前,借着月光,显得更加白皙诱人。我没有兴致欣赏,继续脱掉自己的裤子早已膨胀的厉害的小弟,狰狞着血红的眼睛,非常不满的望着我! 後入本来是个很有激情的姿势,但在此时,却是不合时宜的增加了进入的难度。 硕大的屁股不停的来回扭动,无疑是火上浇油,让我心情更加暴躁。辣手摧花,尽管我於心不忍。 「啊~~~~~」 声音大的有点吃惊,她已经无力回天了。 美妙的感觉,是对胜利者最大的奖赏。 湿滑温暖的洞穴,紧紧的包裹着涨的有些疼痛的小弟,试探性的来回活动几下,不带套的感觉真tmd好,我甚至感觉到了洞穴内壁的皱褶,在龟头的剐蹭下弹性十足! 丰硕的臀部在挤压下不停的跳动,让我兴致盎然,来回的抽插成了我唯一想做的动作。 她扭头恶狠狠的盯着我,拼命忍着不发出声音。我知道,这是她的高傲在作祟。 夜很静,只有急促而沉重的呼吸声…… 快感,随着强度渐大的抽插中源源不断的从下体传送到大脑。我忍不住俯身亲吻她的耳根。 轻微的哼哼声刺激着我不断的变化节奏和深度,终於,她再一次有了本能的反应…… 洞穴变得更加湿滑,小弟也更加的欢快,下腹有力的撞击着丰满圆润的臀部,发出啪啪的声响。 心理防线已经在本能的驱动下开始瓦解,她开始有意无意的扭动身躯,轻声的呻吟也慢慢变的大起来。 |嗯……嗯……嗯……」 我的双手终於得到解脱,开始用力的揉捏她丰硕的臀部。好久没有碰到如此诱人的场景了。 在臀部得到满足之後,双手抓住她的腰,开始用力气把小弟一次又一次地送入她的最深处 无法感觉到时间的存在。 她的扭动开始变得富有主动的侵略性。 渐渐的,呻吟在快速的抽插中变得急促。 「你……啊……我……你……」 愉悦和刺激一直考验着我的小弟,让我有些担心,於是我了停止抽送,抓住她的双乳,一边拨弄乳头,一边把想她整个身子扶的挺立起来,好让小弟得到片刻的休息。 突然,她扭过头来,双手紧紧的钩住我的脖子,近乎疯狂的开始吻我……火辣而又热烈,让我有点窒息。人性的极致,也不过如此……我腾出右手,温柔的拿捏、挤压她最敏感的私处。 激烈的长吻还在继续,丰硕的臀部在我的小腹上来回的扭动,似乎要把我完全吞噬,她有点把持不住了。 「嗯~~~~~~~~~」 随着一声发自喉咙深处的长叹,她开始不停的颤抖,十指用力的掐着我的背,隐隐作痛。 小弟被一股炙热的暖流刺激着,仿佛置身于阳光下的海洋,我一阵晕眩。 又是一声长叹,我一发而不可收拾…… …… 我们赤身裸体,相拥着,躺在柔软的沙发上……良久,她问我:「我被你强肏了,是吗?」 「是的!」 她猛的从沙发上弹起来,翻身骑在我身上 「那我要强 奸回来!」 我分明看到了一个打开的心结…… 一夜无眠…… 【完】 字节数:19901 请不要吝啬你手中的“顶”,你们的“顶”是我发帖的最大动力